茶余饭后经常给我们讲关于联想、关于柳总的故事

  • 时间:

【误食盘古蟾蜍中毒】

某種程度上,我自認為是柳總管理思想的信徒,是聯想文化的自覺傳承者,當然獲得聯想投資後,我有了更多機會與柳總在日常生活中接觸,柳總的言行對我進一步產生了深刻的影響,保持準時、說到做到等嚴謹的態度慢慢也成為我的標簽,可以講,我的每一個進步都有深深的以柳總為榜樣的影子,在此柳總榮退之際,飲水思源,自我復盤柳總對我的核心影響有三點:一是靠譜的為人處事風格,二是走正道的經營理念,三是系統的管理思想,讓我受益終身。在未來的日子里,祝願聯想在寧旻兄、李蓬總的領導下,堅持聯想文化,越來越好。

我和柳總的緣分其實蠻深,我最早接觸聯想是八十年代末期,當時我正在北京大學經濟管理系讀書,每次走過中關村,白石橋路上巨大的聯想公司招牌讓我印象深刻,當然斷斷續續也聽人說起過聯想的很多故事。

那個時候,我所在的部門有一位曾經在聯想工作過的同事,茶餘飯後經常給我們講關於聯想、關於柳總的故事,我記憶非常深的包括柳總是如何發現楊元慶並且支持和培養元慶成長的,以及柳總如何重視企劃辦和公關部,以及柳總的很多觀點:例如辦企業就是辦人,企業有三個圈子,員工圈、股東圈和朋友圈,不能搞混,能幹會說真把式、只說不練假把式、只練不說傻把式等等一系列朗朗上口的管理思想給我留下了極其深刻的印象。

以下為孫陶然文章全文:我是柳總管理理念的信徒今天聯想控股官宣柳總功成身退,這是中國企業界的一件大事,在我的人生中也是一件大事。於國而言,柳總從中國科學院下海創業四十年的歷史就是一部中國經濟改革開放的歷史,也是一部中國民營企業興起和成長的歷史。於我而言,我與柳總的淵源從一九九一年起至今已近三十年。

1995年,我們與《北京青年報》一起創辦了中國第一份大眾媒體的電腦周刊,作為電腦周刊的首席編輯人,我開設了一個欄目《與老闆對話》,並且採訪了柳總,那是我與柳總面對面接觸的開始,那次採訪,柳總的睿智、和善以及對企業經營管理深刻的理解進一步給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大學畢業那年聯想到北大招人,為總裁室選秘書,從北大選了兩個人,一位是政治學系的女生,另外就是讀經濟管理的我,遺憾的是,畢業時由於北大的某位領導不喜歡我留京,告訴系里不給我留京指標,所以我無緣進入聯想。現在回想起來,如果那個時候我加入,大概跟寧旻先生同時,比楊元慶和朱立南先生略晚。

後面的故事大家都很清楚了,在聯想控股,尤其是柳總、朱總的大力支持下,拉卡拉一步一步發展成為今天這樣一個綜合性的金融科技集團,可以講,沒有聯想的投資就沒有今天的拉卡拉,沒有柳總的賞識和支持也就沒有今天的孫陶然。

但是陰差陽錯,深圳聯想我也沒去成,1991年7月,我正式開始工作,進入了一家民政部下屬的集體企業,在公關部擔任常務副主任,開始管理團隊,可那時的我對企業的經營管理一無所知,於是我找到了當時和我一起分配到聯想總裁室的那位女同學,她當時正在聯想管理部,聯想管理部正在起草《聯想管理大綱》,我請她幫我複印了一本,這一本《聯想管理大綱》成為了我學習企業經營管理的啟蒙和幾乎唯一教材,上面被我用各種顏色的筆標註的密密麻麻,一如準備考試時的教材,可以講接口、流程等等這些企業運作的基本概念,正是從這一本《聯想集團管理大綱》上我學到的。

孫陶然表示,“柳總對我的核心影響有三點:一是靠譜的為人處事風格,二是走正道的經營理念,三是系統的管理思想,讓我受益終身。”

因為沒有留京指標無法去聯想總部,聯想的人事部安排我去深圳,因為當時在深圳蛇口聯想有一個工業園,告訴我等待通知給我買好票就去深圳報到,那個時候如果我去了,應該是進入朱立南總的麾下。

從那以後,先是聯想投資(君聯資本),後是聯想控股成了拉卡拉堅定、持續的投資人,並且在拉卡拉還很弱小和虧損之時,就破格讓拉卡拉使用“聯想控股成員企業”這一稱號,在拉卡拉資金最為困難之時,柳總和朱總又特批向拉卡拉提供借款,據我所知,這是聯想控股歷史上僅有的兩次向另一個企業提供借款支持的案例之一……

“柳總對我的影響遠不止於投資這一件事上,我可以說是聯想企業文化堅定的信奉者和踐行者,”孫陶然表示,在拉卡拉提出的五行文化,五大核心價值觀:求實、進取、創新、協同、分享,其中求實、進取,直接取自聯想的核心價值觀,五行文化中的經營方法論,更是直接就是柳總提出的管理三要素“建班子、定戰略、帶隊伍”,五行文化中的管事四步法中的“先問目的”、“及時復盤”,更是與聯想文化中的“目的性極強”以及“復盤文化”一脈相承。

文中,孫陶然回顧了與柳傳志近30年的淵源,稱“可以講,沒有聯想的投資就沒有今天的拉卡拉,沒有柳總的賞識和支持也就沒有今天的孫陶然。”

我從小就不是一個追星的人,所以,每次被記者問你的偶像是誰總是有些許尷尬,因為確實從小到大沒有偶像。當然,確實有一些人是我非常非常尊重的,也有一些人是我非常非常認可的,但我既非常尊重又非常認可並且願意引以為榜樣效法的人確實非常非常少,柳總是其中第一位,也幾乎是唯一的一位。

採訪柳總之後,又在各種場合遇到過幾次,慢慢熟悉起來,甚至1999年我宣佈離開自己參與創辦的商務通時,聯想還邀請我加盟,可惜因為種種原因又失之交臂。

柳總對我的影響遠不止於投資這一件事上,我可以說是聯想企業文化堅定的信奉者和踐行者,我在拉卡拉提出的五行文化,五大核心價值觀:求實、進取、創新、協同、分享,其中求實、進取,直接取自聯想的核心價值觀,五行文化中的經營方法論,更是直接就是柳總提出的管理三要素“建班子、定戰略、帶隊伍”,五行文化中的管事四步法中的“先問目的”、“及時復盤”,更是與聯想文化中的“目的性極強”以及“復盤文化”一脈相承。

新浪科技訊12月19日下午消息,柳傳志18日宣佈卸任聯想控股董事長,對此拉卡拉董事長孫陶然發文稱,“我既非常尊重又非常認可並且願意引以為榜樣效法的人確實非常非常少,柳總是其中第一位,也幾乎是唯一的一位”,稱自己是柳總管理理念的信徒。

後來在2004年,我創辦拉卡拉找聯想投資(現在的君聯資本)融資時,我把這一本珍藏十幾年了的已經翻過無數遍標註得密密麻麻的《聯想管理大綱》送給了柳總。

1993年,我參與創辦了一家廣告公司,幾乎第一個客戶就是聯想的微機事業部,記得當時正逢聯想電腦的第十萬臺下線,我們幫聯想策划了一個活動,把第十萬臺電腦送給陳景潤先生,還召開了盛大的新聞發佈會,這次合作,也是我和元慶相識的開始。

與柳總更深入的接觸是2004年年底,因為創辦拉卡拉,和聯想投資(君聯資本)洽談融資,朱立南總安排我和柳總再次見面,柳總說投資就是投人,看好我,併在聯想投資的投委會上投下了自己決定性的一票。

中国商人被勒死范冰冰短发造型郑爽张恒曝分手粉丝为黄轩排片特朗普回应遭弹劾男女收入差距扩大陈伟霆钟楚曦动图14岁姐姐开家长会钟汉良律师声明内江5.2级地震高拉特归化成功难民数量最高纪录中国双航母时代大明风华朱元璋首艘国产航母交付五粮液收入破千亿难民数量最高纪录王子文高铁踩桌板韩德君受伤数码宝贝20周年王子文高铁踩桌板钟汉良律师声明西湖打捞出尸体男女收入差距扩大内江5.2级地震高云翔案取消重审ELLE晓雪离职吴昕被女博士发问南野拓实转利物浦难民数量最高纪录